返回
首页

雅文小说移动版

m.yawenba.net

第两百一十章 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女孩的情况,前面那个年轻医生已经说了一部分,虽然她皮肤温度有所回升,但四肢仍然清冷,呼吸稍稍有些好转,痰多,肺部有啰音,面青黄,眼睑水肿,脉略现。

“怎么样?”见高源诊断结束,万老赶紧发问,他倒是比家属还积极。

众人也全都提起了心。

高源说:“目前来说,病情稳定,初步有了好转的趋势。”

万老兴奋地挥拳用力一击。

其他人难掩喜色。

而郝平川和温三全这对师徒的神色就有些不自然了。

袁海局长看着高源,又看看这些首都专家,他怎么感觉还是高源这个乡下郎中更靠谱一些呢。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高源重新给他们留了方子,除了之前的方子之外,另外就要考虑调和肺胃,利痰消水了,最后嘱咐继续观察病情变化。

高源把新的方子写好,交给护士,站了起来。

这下,市医院的医生们终于可以仰起头看这几位专家了。

郝平川一脸悻悻然。

温三全用小指挠了挠额头,他垂着眼睛,不看高源,说:“愿赌服输,以后你说了算。”

“老师。”郝平川满脸的不情愿。

温三全伸手拦住了这个倒霉徒弟。

高源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最后也只是一叹,他沉默地出去了。

本来还挺兴奋的这些医生,也被这一幕搞的有些无趣了,而后也纷纷散了去。

……

是夜,高源蹲在医院的院子里。

“高大夫,赢了这场比试,你好像也没有很开心?”

高源回头,见是高华信,他苦笑:“我想的本就不是输赢,赢了又能怎么样,我还是揭不开这场疾病的真相。”

闻言,高华信的神色也凝重了很多:“只是已经没有时间再让我们尝试了,要是还完不成正确辨证,死亡率就要上来了。”

高源一阵阵头疼。

高华信往南方看了看,说:“要是我师父在这里就好了,他肯定有办法的。”

高源道:“蒲老医术高明,学究天人,有他在,自然不用太过担心,可咱这不是没这个条件嘛。”

高华信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说:“只怪我跟师太短,没学到老师多少本领,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帮不上什么忙了。”

高源宽慰道:“你别这么说,你已经出很大力气了。”

高华信苦恼道:“出力气有什么用?治病救人又不是个力气活,我出再多力气,还是不能从这些病例里面发现隐藏的真相。我老师常说,必先岁气,母伐天和,可我怎么就琢磨不明白呢。”

闻言,高源却看向高华信,他问:“你刚刚说什么?”

“什么?”高华信愣了一下。

高源眯起了眼睛,体味这句话:“必先岁气,母伐天和……必先岁气……母伐天和……”

高源感觉自己似乎隐隐抓住了什么。

高华信也不敢打扰。

高源在原地走来走去,他感觉他离真相就差一层窗户纸了,可他就始终摸不着,就差那么一点点呀!

高源有些焦躁,他抬头看天,只见月亮被乌云遮住了。

“砰。”

此时一个调皮的小孩莽莽撞撞乱跑,撞了高源一下。

“哎。”高华信知道此刻的高源不能被打扰,他想去拦这孩子,而孩子却又嘻嘻哈哈跑开了。

后面孩子奶奶边追边骂:“别乱跑,你感冒才刚好几天呀,老老实实回家,晚上风大,别着凉,你这孩子怎么记吃不记打。”

小孩已经跑的老远了,他道:“奶奶,我上次是淋了雨才感冒的,现在又不下雨了,我又怎么会感冒呢。”

说完,他又嘻嘻哈哈跑开了。

“雨……”高源脑海中轰隆一下,像是打下一个霹雳。

此时,一阵夜风吹来,吹开乌云,现皎月。

清冷的月光,洒在了高源身上。

高源喃喃道:“我知道了。”

……

次日。

会议室。

大家都顶着黑眼圈进来,看来又是一晚上没睡好。一个个都是无精打采,相互看看都是苦笑无奈。你说这要是正儿八经治病救人,忙点就忙点吧,但他们感觉自己现在就是瞎折腾,做无用功。

万老拄着拐,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就快原地睡着了。

温三全带着郝平川过来了。

袁海局长的神色越来越凝重,他问:“温组长,怎么样了?”

“唉……”温三全只是叹息一声。

袁海也是心中一沉,再看现场的医生,就跟吃了败仗的杂牌军一样,他也急躁了起来,说:“也不知道高源那边怎么样了?”

郝平川问:“你就这么看好他吗?”

袁海现在火也很大,就道:“那要不你来?”

郝平川闭嘴了。

人都到了,袁海在前面坐了下来,他看了一眼时间,说:“咦,高源怎么还没来?”

其他人纷纷张望。

郝平川疑惑道:“对啊,华信怎么也没来。这两人怎么了,别是一起跑了吧?”

袁海无语地看着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可他心里也不禁犯起了滴咕,别是扛不住压力真跑了吧?

下面的人也窃窃私语。

“各位,不好意思,迟到了。”高源拿着本子走了进来。

高华信走在他的后面,他顶着油油腻腻乱糟糟的头发,一脸的疲倦,对高源道:“那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好,谢谢你。”高源诚恳道谢。

高华信微微点头之后,就去专家组那边了。

郝平川赶紧问他:“怎么了,这一晚上干嘛去了?你俩搞出什么来了?”

高华信疲惫地说:“你看着就好了,高大夫会说的。”

郝平川又疑惑地看向高源。

高源站在手上,手上拿着本子,他左右看看,朗声道:“各位,我已经完成对这次乙脑的辨证工作。”

谁也没想到,高源一张嘴就是王炸。

全场瞬间安静了。

高源又补了一句,他举起了手上的本子,说:“我已勘破了此次乙脑的全部真相!”

轰的一下,全场哗然。

袁海紧张地直接站起,他问:“真的啊?”

高源点头。

温三全难掩内心震撼,他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郝平川则赶紧看向高华信。

高华信对他露出了微笑,然后扬了扬头,就是不跟他说。

郝平川急得不行,都想捶他了。

万老赶紧道:“哎呀,高大夫,你快说呀,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源压了压手:“不急,我都说清楚的。这次乙脑来势汹汹,专家组之前在省城给出了一个治疗方案,在省城效果非常好,但到了我们市里,还有周边几个市,效果就大打折扣了,这一直是我们疑惑的地方。”

温三全闻言点了点头。

高源看向温三全,他说:“但我们细心观察病人病情变化就可以发现一个问题,在用了专家组的方案之后,患者病情并没有立刻转重,他们是很缓慢的恶化。换句话说,专家组的方案并不完全是错的。”

“这些方子,已经在非常大的程度上延缓了病人病情的恶化,它是起到了作用的,只是它做不到逆转病情的功效。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很反对要把方案改成偏湿型的想法,因为偏热型的方案在大方向上是没错的。”

温三全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高源还肯定了他的方案。

高源又道:“但既然效果不是很好,那这里面一定有别的原因,而这个原因一直困扰和迷惑了我很久。直到昨天晚上,高华信大夫提醒了我。”

大家又都看向高华信。

高华信有点不太好意思。

郝平川问他:“那你咋不提醒我呢?”

高华信无语地看他。

高源道:“虽然我们这边跟省城病人发病时间差不多,可是老话说,三里不同天,十里不同俗,我们与省城的天气气候情况,并不是完全一致的。”

“他们是大城市,我们这边可以说是穷乡僻壤,山林众多,所以素来湿气相对重一些。而前些日子,又连连多日下雨,导致湿气更重,而这点,省城是没有的。”

“我们这边在经过下雨之后,才出现酷热的大太阳天气,乙脑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专家组因为是先到的省城,先行针对那边的病人做出了方案,可他们并没有了解到我们这边的具体情况。”

“而我们当地的医生,也只观察到了现在酷热天气,却没有联系到之前多雨,以及我们本地山林众多,湿气重的特点。专家组因为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所以也囿于此,导致谁都没发现这个真相。”

温三全呆住了,这一刻,他全明白过来了。

这就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可是在你没想到之前,那就怎么也够不到,怎么也摸不着。

全场人面面相觑。

万老更是心中大震,他看着高源,声音急促地问:“你是说,你是说……”

高源点点头,掷地有声道:“没错,是伏湿,我们只注意到了外邪热盛,却忽视了里面藏匿很深的伏湿。这就是我们按照偏热型治疗,却很难收效的根本原因。而这,就是这场乙脑的真相,这就是我们击退这场时疫的关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橙红年代辟寒金农家小福妃跟科技树谈恋爱[三国]魔鬼的体温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惊!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烈火浇愁修罗武神总裁大人,轻一点
相邻阅读
迷失香江香江之东方崛起文艺香江1990我在香江开出租开局金光咒,我被校花直播曝光中医为王问答诸天,从漫威开始暴走直播问答:海贼考生,请进入考场全民三国从问答开始人在木叶,直播问答全忍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