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雅文小说移动版

m.yawenba.net

第351章 照骨镜,天灵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牌楼四柱三门,呈青灰两色,造型端庄,纹理细密,其上刻有几个恢宏金字,正是“清凉坊”三字,内侧两柱上还有一副对联:

左侧写道:置酒敲棋,沧海桑田相忘。

右侧写道:骑鲸控鹤,仙风道骨在兹。

整座牌楼高约六七米,比【长春道观】要小上一些,隐藏在茫茫云海中,若隐若现,若是陆沉不以道术【三寸人间】寻踪觅迹,想要发现真是千难万难。

杨梨花喜道:

“果然是清凉坊,清凉老贼必躲在此处,大仇可报矣!”

说着,就要向前飞去。

“别急!”

陆沉一把将人拉住,叮嘱道:“为保万无一失,需要仔细谋划,再说若是鹿山客仍与对方待在一起,又有四阶灵兽无形鹤相助,我们占不了便宜。”

湘彩萍也附和道:“说的对,道友不可莽撞。”

“好吧!”

杨梨花深吸一口气,问道:

“如何谋划?”

湘彩萍沉吟道:

“先探虚实?”

“对!”

陆沉点头,心思电转,出声道:

“这清凉坊是一座秘境,两位前辈可以先隐藏起来,我改头换面后试着闯一闯,若能混进去再好不过,摸清虚实,想来不难,即便混不进去,对方见我修为不过真人,应该不会引起警觉。”

杨梨花若有所思,转头问道:

“你那道术能够隐身,寻常道君也难发现,可否偷偷潜入进去。”

“不可!”

湘彩萍连忙阻止,摇头道:“秘境不比外界,只要进去必会被秘境主人察觉,如此一来,反而会打草惊蛇,若是陷在里面更是凶险。”

“前辈说的对。”

陆沉拱了拱手,道:

“请两位前辈暂避。”

“也好。”

湘彩萍和杨梨花对视一眼,轻轻额首,抬脚后退一步,身形直接隐没在茫茫云海中,便是陆沉刻意搜寻,也寻之不见。

“刷!”

陆沉在身上轻轻一抚,换上了一身华贵的白云道袍,又取来二阶法器【青纹面】,扣在面颊上,顿时化成了一副陌生的男子面孔。

面白无须。

脸带愁苦。

他深吸一口气,身形一纵,化作一道青虹向清凉坊飞去,眨眼落在了牌楼前,陆沉刚试着走进牌楼,两道矮矮的身影忽然从牌楼侧门飞出,拦在了陆沉身前,手中钢叉交错,喝问道:

“来者何人?何故来我清凉坊?”

【名称】:精怪

【信息】:三阶瓜奴

......

这两位赫然又是两只三阶瓜奴,陆沉还曾摘下过另外两位瓜奴的脑袋,自然不会陌生,他拱了拱手,回道:

“小道陆渊,恰巧途经此地,见有坊市立在此处,正要做些卖卖。”

“你且站着莫动。”

其中一个瓜奴趾高气扬斜睨了陆沉一眼,伸手摸向后腰,取出一面椭圆形的琉璃境,它张口对着镜面吐出一口青气,镜子立时发出蒙蒙亮光。

“翁~~”

瓜奴高举琉璃境,将亮光照在陆沉身上。

【名称】:法器

【信息】:三阶照骨境

......

瓜奴一边用照骨境照着陆沉,一边滴咕道:

“修为倒是不弱。”

“有影子。”

“好个贼修,竟然遮头盖脸!”

瓜奴突然大喝一声,另一位瓜奴立时将手中钢叉抵在陆沉的脖子下,其上锋芒之气令人胆寒,陆沉面不改色,拱手道:

“行走在外,改头换面不过寻常,两位道友莫要误会。”

瓜奴并不理会,呵斥道:

“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来。”

“好好!”

陆沉咬牙,脸上露出愤愤的表情,他伸手摘下脸上的青纹面,一张普普通通的面容显露出来,这依旧不是陆沉自己的样子,而是稍微借助半吊子小神通【胎化易形】调整后的面容。

因为是血肉之变,纵是四阶法宝也不能看穿。

两位瓜奴在陆沉脸上盯了数息,面上一松,终于确认不是清凉坊的仇家和黑客,这才收回了手中的钢叉和照骨境,叮嘱道:

“如今清凉坊可进不可出,你若进去,短时间内难以出来,别说没提醒过来你。”

陆沉面露困惑,拱手道:

“这是为何?”

“哪那么多废话,一枚玄晶,想进就进,不进快滚!”

“好吧。”

陆沉翻手取出一枚玄晶,丢给了瓜奴,他自觉有仙术傍身,离开秘境不过轻而易举,对可进不可出的言语并不在乎,因此也没犹豫。

“给你!”

瓜奴随手将一块墨玉令牌扔给陆沉,并叮嘱道:“此乃入坊令,炼化后再进,务必随身佩戴,若有丢失需尽快补办,若是因此出了变故,后果自负!”

说完,一收钢叉,退到了牌楼两侧,小小的个头,身后披风猎猎。

昂手挺胸。

好不威风

【名称】:物品

【信息】:一阶入坊令

......

入坊令两寸大,小小的一枚,正面刻着【清凉坊】三字,背面是一片歪歪扭扭的瓜秧,上端还有一根穿孔的红绳。

“翁~~”

陆沉若有所思,眉心玄光一闪,瞬间将其炼化。

略一感应。

放心下来。

这入坊令普普通通,材质是一阶【清凉玉】,内有【清洁】和【显踪】两套一阶符文,除此之外,仅剩被秘境赋予的一点印记,有此印记,便可进出秘境,在秘境中行走无碍。

不过,如今秘境许进不许出,这点印记大概已没了作用。

陆沉将【入坊令】系在腰间,对瓜奴略一点头,抬脚走向牌楼。

“刷!”

一步踏入牌楼,陆沉凭空消失在牌楼下,再次出现,已经来到一座城池上空,城池方圆里许,远处是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秧田,有无数人影正在其中劳作。

“好浓郁的灵气!”

“不好!”

陆沉刚一感叹,骤然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落在肩头,重如山岳,身体不由自主向下坠去,心头一惊,又瞬间平静下来。

脚踏虚空。

稍稍卸力。

飘然落在城中一座三层的木楼上,脚下目露勐然一震,差点坍塌,他目光一扫,就见城中人烟寥寥,有两队兵甲从街道上狂奔而来,很快赶到了木楼下。

“围起来!”

“诺!”

“踏踏踏~~”

为首一位将士一挥手,两队兵甲迅速将木楼围了个水泄不通,那将士仰头望着楼顶的陆沉,手按刀柄,喝声道:

“兀那道人,还不速速下楼!”

【名称】:***

【信息】:二阶锻体者

......

陆沉扫了对方一眼,隐约察觉到四周有大阵笼罩,刚要试着飞起,立即被一股力量压了下来,体内法力运转起来也极为生涩,当下皱眉道:

“你们这是何意?”

“莫要废话,还不束手就擒!”

“砰!”

那将士勐然跃起,纵身跃到了楼顶,疾走两步,一把抓向陆沉的肩膀,陆沉目光一闪,犹豫了,下干脆没有出手,那将士一掌重重拍在陆沉的肩头,翻手扭住了他的手臂,哈哈笑道:

“我当还是个人物,原来是个怂包。”

“算你识相!”

说着,对方扭着陆沉从楼顶一跃而下,狠狠一推:

“小的们,给我压下去!”

“诺!”

两位兵甲上前,在他身上翻找了一阵,却没能找到任何东西,于是冷哼一声,压着陆沉,穿街过巷,来到一间守卫森严的院子里,推搡着进入一处监牢。

“快走!”

“哎吆~~”

身后的兵甲踹了陆沉一脚,惊呼一声,抱着脚丫子在地上打滚,疼的额头冒汗,显然是扭伤了脚。

陆沉目光一扫,就见每一间监牢中都关着一人。

或站或坐。

气度不凡。

【名称】:****

【信息】:二境纵法仙师

.......

【名称】:***

【信息】:一境炼气士

......

“莫非...清凉坊的散修都被关在了这里?”

陆沉念头一动,有了猜测,自顾自往里走去,很快被关进了最里面的一处监牢里,等兵甲落锁离开,他对着隔壁一位盘坐的纵法仙师唤道:

“道友。”

“何事?”

那人睁开双眼,澹澹瞥了陆沉一眼。

陆沉问道:

“道友,何故被囚在此处?”

那人闻言脸上显出几分愁苦,无奈道:“清凉老人翻脸无情,几日前突然封了清凉坊,我等不能离开,被分批关押在了此处。”

“我看着牢房也就寻常,道友修为不俗,何不脱身离去?”

“逃不得!”

那人重重叹了口气,郁闷道:

“牢房确实困不住我等,稍有手段的道友都可脱身,可一旦离开牢房,必会被清凉老人和诸位真人察觉,到时少不得一番苦头吃。”

陆沉若有所思,疑惑道:

“因何被囚?”

那人转头望了陆沉一眼,闷闷道:

“为了种地!”

“种地??”

陆沉眉头一挑,拱手道:“还请道友详细说说?”

“不说了不说了。”

那人摆了摆手,双手捏了个子午诀,闭上双眼,开始恢复法力,滴咕道:

“明日你便会知晓。”

“叮叮叮~~”

清脆的响声传入耳中,那人疑惑着睁开眼睛,就见有三块灵石正好滚落到脚下,七十二个棱角,小小的三枚,他脸上一喜,连忙将灵石捂住。

“咳咳~~”

陆沉轻咳几声,拱手道:

“还请道友解惑。”

“也罢也罢。”

那人不动声色将灵石收起,抖了抖袖袍,清了清嗓子,解释道:

“清凉川有两株四阶灵瓜,分别为【天灵瓜】和【地灵瓜】,两百年一开花,两百年一结果,世间难得一见,据说,如今这两种灵瓜即将成熟,却需要吸收海量法力供养,清凉老人将我等囚禁,便是为了让我等供应法力,承诺半年后会将我等放归。”

“天灵瓜!”

“地灵瓜!”

陆沉恍然,心中也有点奇怪,又问道:

“既是灵瓜成熟,这秘境中灵气充足,应该有四阶灵脉吧,何故还需要法力供养?”

“这......”

那人呼吸一滞,面上显出几分困惑,摇头道:

“这倒不知,或许...大概是用来催熟吧。”

“是嘛?”

陆沉不置可否,天灵瓜和地灵瓜都是四阶灵瓜,不管作用如何,均是难得一见,若能将其据为己有,自是一桩大大的机缘。

“干了!”

踌躇片刻,陆沉一咬牙,打定了主意。

既如此。

这攻打清凉坊之事,怕是要推迟一段时间,一来免得打草惊蛇,让人有了防备,二来也免得清凉老人狗急跳墙,毁了这四百年才结果的灵瓜。

深吸一口气,陆沉翻手取出一枚封印球,顺着监牢的缝隙,滚到了那人脚下。

“这...道友这是何意?”

那人吓了一跳,见封印球无害,才稍稍松了口气。

陆沉笑道:

“道友莫慌,这是二阶封印球,其内空间颇大,虚实之间,存储由心,即便没有法力也可使用,效果远胜纳物袋,道友可以身上不重要的低阶物品交易。”

“当真?”

“自然!”

陆沉点头,等两人完成交易,他身形一纵,化作一缕青虹飞进了另一处监牢,监牢内正在睡觉的一位青年书生勐然惊醒,心中一凛,连忙拱手道:

“见过前辈!”

“无需客套。”

陆沉面带微笑,温声道:

“打搅道友休息了,小道与道友做笔交易。”

“不敢不敢。”

短短半个时辰,陆沉在监牢中逛了一圈,与上百位修士完成交易,等再次回到自己所在的牢房,饕餮法吞万物的进度又有显着增加。

【饕餮法升级条件】:

【1】:食万物(09714/10000未达成!)

【2】:吞万灵(10000/10000已达成!)

......

“不错!”

陆沉满意点头,距离饕餮法升级越来越近了,他随手放出一方蒲团,在牢房中盘坐下来,手掌轻轻一翻,一个纸人出现在掌心,眉眼与陆沉有九分相似,是由一阶符纸折成。

纸人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半跪于地。

恭敬抱拳。

“你且拿着,稍后将其交给两位前辈。”

陆沉凝出一张传讯符,刷刷几笔,交给纸人,而后手捏法诀,一指点在对方的脑门上,刹那间,纸人身形一闪,化作一缕鸟鸟烟气,飘摇而去。

陆沉屏住呼吸。

见周围没有异常,才稍稍松了口气。

以前的仙术【有间无间空冥转】都是作用在自身,这次将一个纸人送出秘境,算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好在没有让他失望,不仅轻而易举,还悄无声息。

......

秘境外,纸人身形一闪,骤然膨胀,化成了陆沉的样子,刚一出现,湘彩萍和杨梨花便同时从云雾中现身,纸人陆沉连忙半跪于地,恭敬将手中传讯符呈上。

杨梨花接过,扫了一眼,交给了湘彩萍,问道:

“你觉得如何?”

湘彩萍随手将传讯符震散,沉吟了下,回道:

“可以一试!”

“行吧,那就等他消息吧,半年而已。”

杨梨花虽然急着复仇,却也知道陆沉所说是稳妥之举,一来有半年时间缓冲,鹿山客或许就离开清凉坊了,他们成功的把握更大一些。

二来天灵瓜和地灵瓜都是四阶灵瓜,大有用处,不舍得错过。

湘彩萍问道:

“碎叶岭与清灵川数百年纠葛,你可知为何要用法力供养灵瓜?”

“知道一些。”

杨梨花轻叹一口气,解释道:

“说起来这天灵瓜和地灵瓜,最初还是从碎叶岭移栽过去的,当时不过是三阶灵瓜,被清灵川抢走后,精心培养到四阶,这也是两家恩怨由来,至于供养法力,其实与培养瓜奴有关。”

“四阶瓜奴??”

湘彩萍神色一震,面露震惊。

“对!”

杨梨花笑了笑,振奋道:

“清凉老贼自封清凉坊,多半是存了偷偷培养出四阶瓜奴的念头,既然被咱们察觉,断不可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所以说,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魔鬼的体温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农家小福妃烈火浇愁惊!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跟科技树谈恋爱[三国]男主总想让我破产 快穿橙红年代总裁大人,轻一点辟寒金
相邻阅读
开局一间铁匠铺我在雪豹当战神抗战从雪豹开始打卡雨落影视诸天朱棣重生土木堡不分手就会死四合院之激情岁月网王之刺头军团网王之从写轮眼开始我能神游亿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