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雅文小说移动版

m.yawenba.net

第250章 斯维因眼中的领风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籽苯也是有不同形式,不同形式间也是有优良好坏之分的。

实业籽苯相对比较进步,在正确的历史时期是对生产力的发展是有推动和促进作用的。

金融籽苯可以通过投资带动实业发展,有一定正面意义。但副作用和危害也更加恐怖。

过去的皮尔特沃夫以实业为基,以金融为辅,自然发展得一帆风顺、欣欣向荣。

可自从卡蜜尔引诺克萨斯大军入驻,皮城就迎来了一种无比拉胯的籽苯形式——买办籽苯。

买办商人完全依附于外国势力而生,他们只看似独立,实际却是帝国主义在皮城的肢体延伸,是诺克萨斯门阀贵族的经济附庸。

他们根本不想,也不需要让皮城人过上好日子。

他们只需要讨好自己的主子,维持诺克萨斯对皮城的经济控制,就能让自己赚得盆满钵满。

而现在...

掌控皮城的甚至都不是买办籽苯,而是来自诺克萨斯帝国的国际殖民籽苯。

说直接点,皮城人已经在事实上成为了亡国奴,成了诺克萨斯帝国的二等公民。

于是在他们肩负的阶层压迫之上,又额外附加了一重来自诺克萨斯的民族压迫。

皮城现在不是没钱救市。

皮城的日之门运河每天都像印钞机一样,在无穷无尽地凭空“制造”着金币。

而那些往来不绝的海上商旅,也通过他们在皮尔特沃夫源源不断的消费补给,给这座城市注入了新的活力。

可问题是,这些收入的大头...却全都被艾弥丝坦为代表的,诺克萨斯殖民统治集团给卷走了。

“你们拿走了多少?六成,还是七成?”

斯维因听得眉头紧皱,忍不住问起艾弥丝坦。

“这个...”艾弥丝坦有些尴尬。

其实不光皮城籽苯家想跑路,她也想跑路来着。

她让上头派斯维因来接盘,还大方地把“皮城总督”的位置让了出来,不就是为了方便以后自己跑路吗?

那么问题来了:她都想跑路了,又怎么会有动力去搞好皮尔特沃夫的经济呢?

“具体的比例我也不太清楚...”艾弥丝坦说。

其实她还真不清楚。不知道是八成,还是九成,亦或者更多。

她只知道,能拿的她都拿了。除了维持皮城市政运转的最基本经费以外,她是一点油水也没给皮城人剩下。

其他地方的殖民总督,都是在用可持续性竭泽而渔的方式对殖民地进行管理。

艾弥丝坦倒好。

她就差没把鱼塘也给挖一块下来打包带回家了。

“艾弥丝坦!”斯维因极为不满:“你别忘了,皮尔特沃夫也是帝国不可或缺的重要领土——做事收敛一点!”

诺克萨斯和其他国家最为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它恐怖的同化能力。

它在900多年前还只是一个龟缩在洛克希平原上的小国,900年后却纵横万里、囊括天下,拥有百万大军和亿万臣民。

无数个被诺克萨斯击败的城邦王国,都在被占领后迅速融入帝国之内。

而那些原先仇视帝国的土着居民,只需要短短两代人,就可以转化为最纯正的诺克萨斯公民。

这一切都是因为,帝国从来不把自己新占领的土地当殖民地一昧剥削,而是在剥削的同时,也将其视作自己的本土耕耘建设。

所以诺克萨斯的版图才会越来越大,人才会越来越多,国家实力才会越来越强。

“诺克萨斯应该对所有新加入者一视同仁,这才是帝国的强大之本!”

“艾弥丝坦,你现在只想掠夺而不想建设,甚至连最基本的经济秩序都不愿出力维持——你这根本就是在帮助领风者夺取皮城!”

斯维因直言不讳地批评。

他其实已经有些恼火了。

大敌在前不思积极备战、不思稳定人心、不思维持秩序,只想着在大厦倾颓之前,拼命地往自己口袋里搞钱。

跟这种虫豸在一起,又怎么能搞好帝国呢?

可艾弥丝坦却笑着回答:“斯维因将军,您批评得太对了!”

“我也认为自己没能力主政皮城。还请您替我向陛下说明情况,尽早将我调离这里。”

斯维因:“......”

对,就是这个样子——身为蛀虫而毫无廉耻,有好处就奋勇当先,有危险就转进千里。

这就是他厌恶旧贵族的原因。

斯维因最终冷漠地看了艾弥丝坦一眼,便不再加以理会。

他沉默着继续看窗外的风景。

但窗外的风景大同小异,不过是一片破败而已,看多了也没意思。

离祖安还有那么几分钟车程,斯维因索性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小册子,打发时间地看了起来。

“这...”艾弥丝坦童孔微缩。

因为她分明看见,斯维因看的这本书,正是李维写的《迦娜思想简述》。

“您也看领风者的书?”

“对敌人多一些了解,总没有坏处。”斯维因平静回答。

“可上面有些内容,很敏感。”艾弥丝坦语气微妙。

斯维因倒一点也不避讳:“你是指那篇《诺克萨斯为何而战》,还有《谁能拯救诺克萨斯》?”

这两篇文章对一般人来说还好,对斯维因来说可太敏感了。

因为李维在那两篇文章里做了一个预言:

他预言随着战争失利、矛盾积累,诺克萨斯内部迟早会爆发一场由新军事贵族主导的,针对旧门阀贵族的流血政变。

那么,问题来了...

现在帝国内部新军事贵族的派系代表是谁?斯维因。

这两篇文章简直就是在明晃晃地预测,斯维因未来要造反了。

“呵。”斯维因也不辨解,只是澹然发笑:“艾弥丝坦,李维的预言可能成真。但那个预言的主角,一定不会是我。”

“...”艾弥丝坦看了眼斯维因那苍老多病的面孔,不由暗暗点头。

的确...斯维因现在都半只腿迈进棺材了,恐怕没能力搞这么大的事情。

“而且李维在他的文章里也说了。”斯维因又扬起这本小册子:“就算新贵政变成功了,他们也救不了诺克萨斯。”

yyxs.la

“能拯救诺克萨斯的只有领风者,只有经过迦娜思想武装的万千凡人。”

这最后一句原文没写,是斯维因自己悟出来的答桉。

而这反而将艾弥丝坦吓了一跳:“您、您怎么能说这种话...”

诺克萨斯从来都是超凡者和强者的天下,什么时候轮到凡人和弱者来拯救了?

斯维因嘴里说出这话,简直比他说出“我要造反”还更加可怕。

这老头不会脑子一抽风,跑去投迦娜了吧?

艾弥丝坦满脸惊恐。

“放心。”斯维因却只冷冷瞥了她一眼:“我还没蠢到连自己屁股坐在哪里都不清楚。”

“领风者的理论越是正确,他们对帝国来说就越是危险。”

说着,斯维因目光凝重地落回那本《迦娜思想简述》。

聪明人在了解迦娜思想之后,一般只会有两种反应——要不极其反感,要不极其认同。

斯维因比较特殊。

他的脑子非常认同领风者的理论,但屁股却强烈反对。

因为他是帝国新军事贵族的代表,他的基本盘就是他的门生故吏、军中部属,是那些喊他一声老师的新生代将领。

面对帝国的旧门阀贵族时,他和他的学生是进步的、是优秀的。

可对领风者来说...不好意思,不管新贵族还是旧贵族,都是反动落后的特权阶层,是应该被一起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的。

由迦娜思想武装起来的凡人大众,才是未来世界的真正主人公。

李维在文章里没有直说这点,但斯维因看得懂。

正是看懂了这点,他才对领风者万般警惕。

“我不可能跟他们站在一起的,绝对不会。”斯维因像是在对艾弥丝坦表态,也像是在对自己无奈感慨:

他的确认可领风者的理论。

可如果他真的站在领风者那边,他就得跟自己的过去决裂。

那些仰慕他、追随他的学生部属,一定会跟他反目成仇,转而跟帝国的旧门阀贵族握手言和。

到那时,他要面对的可就不只是达克威尔和黑色玫瑰,而是整个新、旧贵族联盟——也就是整个诺克萨斯帝国。

那他这不就相当于背叛了自己的祖国?

尤其是,斯维因还不清楚,领风者的野心究竟有多大。

如果这些祖安人真的成功控制了诺克萨斯,那诺克萨斯在某种意义上,是不是就算是...

亡国了?

这两个字就像一滴风油精,深深刺痛了斯维因的神经。

不知不觉地,他将手里的那本小册子捏得变形:“不,我绝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橙红年代男主总想让我破产 快穿总裁大人,轻一点烈火浇愁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辟寒金跟科技树谈恋爱[三国]修罗武神农家小福妃惊!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
相邻阅读
最终猎杀肆虐火影木叶最强药师华娱之星光闪烁领主之征伐天下四合院之平凡人生四合院:我林飞,真的是个好人啊我的模拟长生路四合院:芯生年代四合院:我最喜欢乐于助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